公司新闻

pg电子吸溜~吃完这八碗日式拉面我暂时不想出国了!

  pg电子有多浓呢?去年我在古北路过一家社区长者食堂(专门给老人提供平价饭菜的地方),里面竟然也可以吃到不少日本料理。你问我是怎么知道的?因为它门口竟然放着日料店常见的那种仿真模型。

  古北,全国日料界的扫地僧——门面都足够敷衍,味道却都足够好。如果你见到店员用流利的日语和客人交流也无需太惊讶,这就是古北pg电子。

  古北属于上海的高地,而上海是全国日料的高地。我这么说不光因为上海的日料店整体数量多、水准高,更因为上海或许是国内把日料品类做得最细的地方。换言之,你想吃个啥日本菜,如果上海找不到,那估计也就只能打飞的去日本吃了。

  就比如我们今天要说的拉面吧,在其他城市默认就是豚骨汤底,但在上海你还可以吃到盐味、味增、酱油、乌骨鸡等等汤底。这还只是大类,往下分还有各式各样的做法,拉面类的菜单少说都可以翻上2pg电子、3下。

  拉面在日本妥妥算国民美食,虽然花样没有我们中国面多,但它注重汤底的特色还是挺鲜明的,还有溏心蛋+叉烧+笋的标配,仪式感十足。在上海吃一碗好吃的拉面不算便宜,一般得40元往上,贵一点的要卖到7、80元。

  但贵也不一定代表好吃,前阵子从东京开来的米其林拉面店“金色不如归”口碑好像就有些翻车。100多块钱一碗的价格我想了半天还是没下的了手,有吃过的朋友可以留言区聊聊。

  而我,今天打算给大家安利我目前最爱的8碗拉面,每款种类都不同,按我的喜好程度排名。同时也是很值得去吃的8家店,不说神游日本,解个馋那是绰绰有余。

  次郎拉面的做法是东京一家拉面馆发明的,由于特色实在过于鲜明,后来慢慢形成了自己的流派。看过图你就明白为啥它能火起来——在脑袋上打满问号的同时,又莫名会燃起想要去吃吃看的好奇心。

  没错,卷心菜和豆芽在面上堆成一座摇摇欲坠的小山,这就是次郎拉面的造型。不仅外表“狂野”,它的面身也要比传统日式拉面更粗、更Q弹一些,最接近我们手工擀面的口感。

  当“山顶”的蒜泥融进汤里之后,可以明显喝出蒜带来的那层风味,本蒜泥爱好者狂喜。

  日式拉面的汤底大多偏油,豆芽和卷心菜除了凹造型,更实用的功能是解腻,省掉了我点份沙拉的钱。

  研居酒屋的次郎拉面我可以打90分,失掉的10分是造型,堆得完全没有原版高。

  其实我本来要去另外一家堆得特别高的,结果去了才发现人家是限定,不是时时刻刻都有,所以就吃了别的面,下面会详细说。

  研是一家居酒屋,也卖各种下酒小食,不过拉面一直是它的超级主打。在这里基本可以把拉面类别吃个七七八八,以次郎拉面这样的出品水准,我觉得其他款也绝对好吃(去店里的时候,除了我竟然都是霓虹金在吃饭)。

  给我如此信心的还有因为嘴馋而点的一份小食醋鸡皮,上菜后筷子在我与碟子之间疯狂移动,然后就空盘了。

  豚骨汤底应该是大家最熟悉的,特点就是无比浓郁,甚至有些浓稠。除了猪大骨,其他配料和调料就是每家店的机密所在了。以前看日本的探店综艺,每到这个时候老板们都会默契地把门关起来,只留给摄像机一个神秘的微笑。

  黑蒜倒不是什么秘密,其实就是发酵过的大蒜。它已经褪去了新鲜蒜头那股刺激的冲劲,散发出的蒜香变得柔和许多。食物的调味就是如此神奇,加一点点配料,就仿佛有点睛的功效。因为有黑蒜的存在,我会愿意多干几口汤,去捕捉它在嘴里的那股香味。

  等面的时候我一边搓手手期待,一边往料理台狂瞄。拉面属于要做背后功夫的料理,每天营业前汤底都已经备好,直接用小锅加热就行,所以出餐还挺快的。

  店里的面种类不多,豚骨类算是主打,味道也果然没让我失望。面条用的是粗面,裹着汤汁一起席卷味蕾,最终占领大脑分泌多巴胺,必须得马上续上一口才行。

  吃拉面,食材用的是速食包还是新鲜做的还算容易分辨,看叉烧就行。酥烂入味,同时又不失口感和香味的才是一块好叉烧。

  这家的溏心蛋也非常不错,蛋黄超级饱满。这不是我空口乱夸pg电子,要不是想证明它真的好吃,我才不想告诉大家我当场又额外点了一颗蛋(其实当时我还身兼餐厅周试餐任务)。

  这家店在古北开得有些年头了。第一次去是晚上,要不是门口亮着两盏灯笼,我甚至会以为是间转租店铺。店里的服务一直被人诟病,不过我还是愿意来吃的,毕竟专门做和歌山料理的店并不多。

  招牌豚骨酱油拉面用酱油来突出咸味,既有豚骨汤浓郁的肉香,也有酱油带来的鲜香,需要提醒大家的是口味会偏咸一些(可以现场知会店员调整咸度)pg电子。在日本当地吃拉面的咸度是要比国内高一些,所以大部分店都经过了细微改良来适应国内的饮食需求。

  这家的叉烧是我最爱,厚度喜人,而且精肉多、肥肉少,常见别的客人单独加一份叉烧吃它个过瘾。

  我还点过店里另一道特色面——香葱拉面,用的也是豚骨汤底,但不同的是,没有了熟悉的溏心蛋,取而代之的是铺满整个碗的香葱,葱香爱好者怎么可以错过。

  店里的小吃有些我不太见到过,比如萝卜色拉、猪头皮、鸡胸肉春卷……以及还有用豆瓣酱做汤底的拉面。啊,如果觉得面咸,配一颗芝麻冰淇淋我觉得很OK。

  纪州给我的感觉就是很适合当深夜食堂,黄黄的灯光、旧旧的装修,即使在凌晨,它门口的灯笼依旧为你照亮来觅食的路。

  显而易见,本来我是冲着招牌豚骨拉面来的,但是在翻看菜单的时候变了卦。长崎什锦面的图片引起了我的好奇心,因为它看起来真的很中式。

  事实证明,我的第六感没有出错,这种汤烧面做法确实来源于中华料理。它会出现在长崎太合理了,毕竟那是日本当年最早一批港口城市。长崎的建筑现在还留着各地文化登陆的痕迹,而什锦面则是餐桌上的“遗产”,我愿称之为日本版海鲜烩面。

  长崎什锦面是名副其实的什锦,食材超级丰富:虾仁、墨鱼、鱼板加竹轮,带着海鲜味向我袭来,还夹杂着猪肉片,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宠幸哪个。食材新鲜很重要,即使是一锅“大杂烩”味道也丝毫不奇怪,鲜是无可取代的主调。

  这碗面的分量足够两个人吃,肉鱼蔬菜齐全,一碗满足。用的是细面,但依旧是劲道;汤底十分浓郁,应该是有用一些骨汤打底。但味道又不完全是豚骨,属于偏中式汤面的味道。

  博多豚骨拉面身在居民区中,门店是一幢独立的小房子,一楼吃拉面、烧鸟等小吃,二楼吃烤肉。

  本来是想来神町吃次郎拉面的,上楼看到过道里贴的招牌更是把我的期待值拉满。结果坐下来一问,店员告诉我说这是不定时的限定款,现在恰巧没有。

  把我的心情从谷底救回来的是替补出场的盐味拉面。上面出场过的拉面汤底都属于白汤,也就是熬过一夜、口感及其浓厚的汤;而盐味属于清汤,汤头是肉眼可见的清澈pg电子。

  寡淡只是盐味拉面的表象,一口汤下去就知道其实它的味道特别饱满。汤底并不是开水+盐,而是用昆布之类的海鲜或是鸡肉、猪肉熬出汁,最后过滤掉所有杂质,只加盐调味。

  所以盐味拉面汤底的油脂要少很多,有些店还会区分浓盐和淡盐。神町的咸度我觉得刚好,撒的一点黑胡椒粉有起到提升风味的作用。叉烧味道不错,形状可以拿100分。

  唯一的缺点是面煮的有点软对我来说,后来才发现是可以选粗细的,大家记得选择自己爱的面生。

  神町也有两层楼,一层吃小吃,二层吃烤肉。翻了遍菜单,觉得拉面的部分做得非常丰富,白汤除了豚骨还有鸡白汤;厨师好像比较爱吃辣,开发了一系列辣味拉面,辣味鸡腿王拉面是其中最热门的,看图确实诱人。

  希望下次来能赶上次郎拉面的活动(上次是一月),不过神町经常会把东京的热门美食搬来做限时活动,还给老食客新鲜感,遇上什么吃什么也不错。

  味增拉面这个品类还挺好理解的, 就是在汤里加味增酱,鲜那是必须的。豆乳可以理解为我们的豆浆,它的加入让汤底变成了奶白色,豆香味和味增酱的香味“分庭抗礼”,意外还挺和谐。汤的质感在浓稠之外,多了丝滑。

  如果两个人吃,可以点一碗再要一份米饭。面吃完之后,把饭浸在汤里吃,这是对汤底最物尽其用的吃法。之前看到日本人民喜欢拉面配煎饺,主食plus主食的吃法可能在日料店最不违和。

  利通面屋其实是打着拉面店幌子的居酒屋,各种基本款拉面都有,而且还能吃到各种下酒小菜。吃完饭转场来这里喝一杯,点些烧鸟边吃边聊也很适合。

  老板是霓虹金,做的中华料理味道也很在线。虽然出品不一定稳定,但是小店就是有它独特的那种温馨感在。

  满吉是日本师傅和中国徒弟一起开的店,各取了名字里的一个字变成店名。因为师傅的店在东京入选过米其林推荐店铺,所以当他们来到中国开店,本身就自带光环。

  不过他们确实有独到之处,一碗面全是小心思,冲着印满“谢谢”的海苔和烙上金字的溏心蛋都很想去吃一回。

  店里主打豚骨拉面,它是绝对不会出错的安全选择。但我,一个咖喱爱好者,咖喱猪骨汤拉面对我来说就是双厨狂喜的存在,起码我还没在别家见过。

  咖喱味融合在骨汤里,占得风味的主导权。据说厨师用了三种咖喱混合,还加了特制的罗勒叶香油,反正口味挺奇妙的。满吉在出品上是最好的,有在在意色彩搭配这件事。最重要的是价格也没有太虚高,比其他店贵不超过10块。

  除了咖喱,还有梭子蟹猪骨汤拉面、大闸蟹猪骨汤面、山椒云吞清汤面这样仅此一家的神奇组合。米其林厨师的光环果然也体现在不断创新口味,做出新鲜感来。友情提示:店里拉面比较还原日本风味,汤头会偏咸偏浓。

  叉烧、溏心蛋和笋吃不够可以单独再买一份,爱吃叉烧的可直接点叉烧饭。小吃只有炸鸡块和煎饺,真的是非常专心做拉面的一家面屋。

  柒鉦麵屋一共只卖四碗面,除了之前提过的黑蒜豚骨,还有原味豚骨,味增黄油和招牌担担面。我有个歪理,就是敢只做那么少的品,那肯定是对每一样都很有信心,所以味道不会差。

  日本人民好像对川味情有独钟,在中华料理店,麻婆豆腐永远排在TOP榜上。而担担面则是他们又一本土化改良“巨作”,在本土也是菜单上的常客。

  四川担担面的灵魂在于整碗鲜香麻辣的红油汤底和那一勺臊子肉,而日式担担面里的红油汤只是看着吓人,最大的差别毫无疑问在于辣度。

  而且日式会在汤底铺上一层芝麻酱,吃之前要搅拌均匀,感觉把四川放汤和干拌两种做法结合在了一起。对不太能吃辣又想感受川味的朋友来说,还挺适合吃。

  不过其实日本也有真辣的拉面店,东京的鬼金棒就以地狱辣出名,我朋友辣到放弃了半碗面。

  沾面我也觉得觉得超级惊艳,算是新型拉面吃法。不同于荞麦面蘸清淡的汤汁,它蘸的是浓稠的骨汤汁,面放下去特别能挂住。之前我是在家康居酒屋吃的,据说是上海第一好吃的沾面,确实名副其实。之前我有写过,可以戳上海这些好吃不贵的日料店,给我简单朴实的快乐回顾。一年半过去了,看到文章里写的这些店基本都还在,心里还挺开心。

  上海除了独立拉面店,连锁品牌也不少。吃下来我觉得最好吃的一风堂,不接受反驳。

  最后技术总结一下:吃得惯浓汤的可以大胆选白汤,豚骨汤、鸡白汤都算;喜欢清淡的,可以选盐味和酱油拉面,味增介于两者之间。在选完汤底这个大基础之后,再去挑选各式配菜。

  可能有上海人民不理解怎么会有人专门来吃碗拉面啊!我想说,在上海味道马马虎虎的拉面,放其他城市绝对算中上了。

  我之前看到过老板直接用拉面说的货做完端出来给客人吃,挺一言难尽的,想在杭州想找一家不用料包的拉面店,实属不易,所以我已经默默把日料当“上海特产”了,每次来不吃一顿总觉得有所损失。

Copyright © 2014-2023 pg电子 版权所有   备案号:黑ICP备19005135号-3